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朝曙--对标管理

对标管理研究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市品牌学会秘书长 出版商业管理著作八本 研究领域服务营销 胜任能力模型 培训技术

网易考拉推荐

社会\企业\高校的问题在哪里?——刷新现实思维,关注底层理论,发现根本原因,寻找决定因素。  

2007-11-20 10:33:37|  分类: 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朝曙

  很久没有好好地写一篇文章了,除了讲课、开会、参加活动,回家陪我妈妈检查眼睛,还有和一些朋友或者企业交流,似乎是没有好好地写一篇文章,也有很多朋友批评我了,实在惭愧,像十七大一样,每到一定时候就得召开。人也许经常会有这样一个混沌的阶段,想去想一些自己还没有理解的事情,直到想清楚为止,这也许就是否定之否定,否则都没有勇气或者底气,或者心情面对任何的问题,因为自己根本没有想清楚,到底自己说话、思考、做事情的依据在哪里,所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过现在我觉得好多了。

社会篇

  我们经常说核心竞争力、可持续发展的根本规律,我们真的找到这些决定因素吗?我觉得未必,其实很多思想与方法还停留在表层,大量的人关注表层的社会新闻与娱乐新闻,并且是表面的娱乐新闻,而少有人关注这些娱乐新闻或者社会新闻背后所折射的底层的决定性因素.

  底层搞不搞清楚,到底有没有必要,有人说难得糊涂,也有人说水至清则无鱼,意思是不要搞那么清楚;但是不清楚也有问题,刻舟求剑,盲人摸象好像也不是我们提倡的,中国人就是最有本事,任何观点都可以找出一个完全相反的观点出来,而且一个比一个看起来有道理,我们政治老师曾经以整整一堂课,论证了一个观点,我们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下一节课,她说不好意思,这个观点搞反了,又反过来论证了整整一节课,结果我们大家又是发自内心的心服口服,真是不得不服,哈哈,这就是所谓的中庸与辩证,也许中庸之道曾经帮助过我们,但是更多的时候混淆了我们的价值观,你比如说贪污公款好不好,每个人都知道不好,不过换成自己家里,就要另行考虑了,贪污是不好,但是如果能够贪污又不被发现的话,那也是比较理想的,或者说贪污公款不好,不过少量拿一点不算贪污,毕竟是做了那么多的贡献。

  真的是搞不清楚,我们的价值观其实是非常混乱的,如果谁要真的去搞清楚,一定会得抑郁症,崔永元算是一个,呵呵,其他人不那么实话实说,就好多了。中国人问题多,核心在于价值观混乱,所以大量的人在迷茫中过一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现在很多人追求像猪一样的生活,觉得这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也许在这种无所适从的情况下做猪也是一个比错的选择,所以猪之歌才会走红。

  不过我到没有任何对现实的不满,我倒是觉得能够看到这麽多矛盾的现象很有趣,任何一个人,谈到高考找关系作弊义愤填膺,但是到了自己头上,却又只怕找不到关系。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看,好像中国人没有几个不堕落的,好像大家都堕落,所以并不觉得不正常,反而过的很快乐,结果没有一个人能够过的上自己曾经梦想的那种生活,大多数人迷失了自己。在互联网的博客关于对社会风气不满的帖子是仅次于娱乐博客的,但是这些看博客的人,往往又正是社会不正之风的实践者,只是多见不怪,久而不闻其臭。中国人几千年风风雨雨已经养成了这样一种文化与惯性,每个人都认可了不通过正当途径去做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事情。

  我其实不关心政治,只是我希望从事物的底层去思考这样一些问题,底层,很基本很原始很充分的原因是什么?我更多的希望考虑企业的问题,有时也考虑一些关于家庭的问题。

  底层到底是什么?你看过阿甘正传吗?阿甘表现出来的那就是底层的东西,执著与真实的素质与品德,让阿甘获得成功。中国人至今大部分人不是依靠底层的东西获得价值,这种价值的积累是非常短暂的,但是也是非常无聊的,比如说房地产,就是利用不正当手段获得土地这种不可再生资源迅速致富,造就中国一大批的富翁,这种行为是不可复制也没有什么创新的行为,所以任何智商的人拿到土地都可以赚钱,而问题是这个土地本来并不应该是属于某一个人,而应该是全社会共有的,但是很多人的这种权利被剥夺了。

  社会的进步并不是体现在财富的多少,更多的应该是资源的公平分配,排除环境的干扰与安全问题,如果能够公平分配,原始社会也许也很幸福。我们这个社会,有很多依靠知识创造财富,但是也有更多人凭借不正当的手段暴富,积累数以亿计的财富,而且还受人尊敬,而另一些人却生活条件比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有退步,这是我能够看到的事实,但是同样的收入在二十年前要幸福很多。我觉得比较不正常的事情是,我们很少有人不认可这种非法获得财富的手段与人群,大部分人对他们充满了羡慕,这就是最底层的东西,人的价值观与素质并不否定非法的行为,反而是以这些人为标杆,这是根本的原因。

  当然社会在进步,这些现象也许是越来越少,但是全社会的格局已经形成,下一代人应该会尝到苦果,资源已经被上一代人瓜分,很多人的下一代人面临买不到房子的困扰,面临很多资源短缺的问题,和进一步的贫富差距的拉大,由于差距过分拉大,我总是觉得,这样的社会会有一些不太正常的地方。当然政府会考虑这些问题,我只是通过这些现象来看一看我们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阶段。

企业篇

  我还是回到我的本行谈谈企业,社会最底层的问题其实是人的价值观与方法论,换言之,这个社会的现状其实是包括你我等所有的中国人造成的,觉得不是某一个人,某一部分人,而是全体国民的努力。

  那么一个企业的现状是怎样形成的,一个企业的发展,大致是有企业战略、人力资源、品牌营销、服务沟通、学习成长等几部分决定的,要解决企业的问题,就只需要找出这几部分企业底层的问题,并加以解决。比如说企业战略,企业战略最底层的问题是什么?有人认为最底层的问题是定位,最近特劳特在中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可是对话的现场颇为尴尬,很多问题没有得到认同,定位的关键是什么?定位的关键是满足市场需求,所以市场与客户的需求,才是企业战略的最底层,脱离客户需求的定位与战略,都是无本之末,而针对客户现在或者未来的某一种需求\现实的或者潜在的需求进行定位,才能够产生正确的战略.

  再看人力资源,人力资源的底层是什么?是招聘?考核?绩效?人才?培训?不是,这些都是表象,人力资源的每一个环节都离不开什么?离不开素质,或者叫能力,或者是胜任力,中国企业对此远远不够重视,解决关键岗位的胜任力的问题,也就解决了人力资源的关键问题,这就是五百强企业基业长青的杀手锏.

  品牌也很重要,品牌营销的底层是什么?为什么要做广告,为什么要做促销、推广、活动等?为什么?因为要影响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因此对于品牌与营销来说,消费者的行为模式和非常底层的东西。找出消费者行为模式的内在规律,就懂得通过广告、促销等某种刺激有效干扰消费者的行为,实现成功的品牌营销.

  服务也是根本,服务是什么?服务不是微笑,也不是处理投诉,服务是获得顾客满意,微笑一百遍不如解决顾客的一个问题,所以服务的表现是关键时刻与服务标准,人员素质。但是服务的底层,决定服务价值的东西是什么?是顾客满意,什么是顾客满意?顾客满意是顾客感受减去顾客期望所获得的价值,所以降低顾客期望,和提高顾客感受,都可以获得顾客满意,中餐厅有人服务也不满意,肯德基自助服务也可能满意,这是顾客期望的问题.

  培训的底层是什么?培训很重要,对于人来说,通过培训可以成长,培训的底层是什么呢?培训的表面是学习知识技能,学习知识的目的是弥补素质的不足,所以培训的底层就是弥补员工素质与公司期待的不足,填补有缺陷的素质模型.

  回到我们自己身边,家庭的底层是什么?感情的底层是什么?家庭教育的底层是什么?决定一个家庭幸福的关键与核心是什么?和服务一样,家庭的幸福也是一种素质的匹配与期望的互补,其最低层是的东西就是在素质互补的前提下的相互欣赏与包容,离开这两点,再幸福的家庭也难以为继。决定一个家庭教育成败的因素是什么?这也是一个非常底层的问题,家庭教育的底层不是知识的灌输与严格的纪律,亲子教育的根本在于尊重,尊重孩子的个性特长爱好及规律,找到适合孩子发展的规律与环境、方式,家长不要强加于人.

  最近我对需要层次论、素质模型、行为学等这些底层的东西的分析有了一个脉络,正在整理一套为企业与个人咨询诊断改善的工具,我会慢慢和大家分享,也希望您在此发表两句高见。

高校篇

  高校的底层问题是是什么?高校的底层问题是素质,似乎中国高校也有很多高素质的教师,但是也不见成果,难出大师,高校的底层问题是领导,优秀的领导也难有作为,高校的底层问题到底是什么?也许我们可以从邹恒甫教授与张维迎院长的矛盾中参透一二,高校的底层问题是价值的取向。两种不同风格的价值取向,决定了中国高校的内部矛盾与痛苦的情怀。

  高校到底是出成绩,还是出业绩,这是两种不同的价值取向,出成绩需要耐得住寂寞,注重人才的培养与学术的研究,教授有做大师的理想,耐得住寂寞;出业绩,必包括政绩与经济效益,然要注重学校的形象,要修大楼,要搞关系,要编数据,教授要和企业打成一片,要给企业做顾问,要走穴.要拉帮结派,要随声附和,真的是很不容易,这也就难怪邹恒甫教授与张维迎院长有矛盾,因为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价值取向,当然结果也不相同,我无意去贬低或者批评任何一种倾向,但是我认为,高校的价值取向无疑是有明显的问题,需要拨乱反正的.

  从上可以显而易见,高校的底层问题是什么?是高校的价值取向,校长与教授的价值取向,同样一千万,用来做什么最重要,这就是一个价值选择问题,在欧洲在美国在香港,高校的硬件设施在很多专业我们已经毫不逊色,深圳大学一个亿将牛憨笨院士连根拔起搬到了深圳,不管研究成果如何,至少是财大气粗,最近有准备巨资兴建南方科技大学,复制香港理工大学的奇迹,真是值得期待.这都是国内高校的现状,硬件已经越来越好,但是研究的成果,教授的道德,学生的质量,学术的水平,却又是相去甚远,这都是由中国高校的价值取向决定的。

  看来要找到中国高校的出路,还是有写困难的,因为价值取向属于潜在的素质与能力,是由社会文化与历史决定的,要很快颠覆,实在是不太容易,所以我们也就只能继续依靠这样的大学源源不断的培养出更多的半成品,让中国的大学生在用人单位的培养与折磨下真正的完成毕业考试(大学如果把毕业证交给用人单位发,其实才是最为合理的安排)。

 

邹恒甫博客转载

http://zouhengfu.blog.sohu.com/70614901.html

邹 恒 甫 (Zou Heng-fu)
首批人文社会科学长江学者讲座教授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1998, 2002)
国家教育部社会科学跨世纪人才
正在等北大人事决定的经济学一级教授
被张维迎开除的北大董辅礽讲座教授
世界银行研究部研究员
武汉大学高级研究中心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