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朝曙--对标管理

对标管理研究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市品牌学会秘书长 出版商业管理著作八本 研究领域服务营销 胜任能力模型 培训技术

网易考拉推荐

《我喜欢什么样的大学,教授和学术氛围》征文三篇(进行中)   

2007-08-24 17:0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喜欢什么样的大学,教授和学术氛围》征文三篇(进行中)
 

  最近收到几篇稿件,都有独到见解与观点,行文也很规范流畅,值得一读。但总的来说都写得比较宏观,比较缺少对现状描述,如果能够具体写到一个个案就比较精彩,我们非常期待佳作出现,相信此地卧虎藏龙,希望大家不要谦虚,乐于分享,各抒己见。由于正值放假阶段,如果邹教授与网友都没有意见的话,我个人建议将截稿时间推迟到10月10日份,另外参与对象可以放宽到在校生与已经毕业的学生,但奖励仅限于大学生。

李朝曙


我喜欢什么样的大学,教授和学术氛围?征文稿件一

 

大学与大学教育

 

作者:fangfang

 

对于邹老师的为人和治学,敬佩者有之,夸赞者有之,批评者有之,不屑者有之。而我作为一名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数理金融专业,曾经是高级经济研究中心也就是邹老师常说的小IAS的学生,总认为自己所看到的,听到的,体会到的要比那些不了解情况夸夸其谈妄下结论者要深刻一些。虽然惭愧的是这些年来除了专业的论文,似乎从未如此严肃的去写一篇文章,但是真的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讲一下自己对大学和大学教育的理解和看法,即使这些看法可能是肤浅的和不成熟的,得奖不得奖倒在其次。

刚进入武汉大学读书,就听说了这样一句话:民主北大,自由武大。后又向就读于北京大学的同学求证,他们的版本是:自由北大,民主武大。在我看来哪个是最初的版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主”和“自由”,大学之所以成其大所必须要具备的先决条件。

早在1917年,著名教育和民主主义革命家蔡元培先生出任北京大学校长时,他就提出了“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之义“,并且由此对北京大学进行了思想和学术改革。想象在那个纷繁复杂战火纷飞的年代,在中国却有这么一小块知识分子的福地,不同派别,不同政见的大师在这里迸发知识和思想的火花,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一件事啊。可能这边陈独秀在讲新民主主义,那边辜鸿铭在讲“茶壶茶碗女人小脚论”,而另一边胡适在讲白话文和新月派的小品文了。对于学生而言,这可以说是一种思想和学术上的“共产主义”,真正的“按需分配”,你喜欢什么对什么感兴趣就去听什么追随什么。我认为知识和学术是不分高下不分贵贱的,也许会有时代和历史的局限性,然而只要是或者揭示客观真理和规律,或者有利于个人修身养性,或者有利于社会进步的知识,都值得学习和传承。因为大学本来就是一个学术和思想延续的地方,如果在这里知识分子找不到安身立命之所,如何讲学术的进步和思想的传承?学术和思想上的自由和民主,是大学生存和发展的命脉。

而此时,在中国的南方,在武汉,有着在与北京大学齐名的另一所著名学府——国立武汉大学。作为当时的五大名校之一,任何一名武汉大学的学生,可以凭转学证明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就读,同样,其他学校的学生转学时也可选择就读于武汉大学。这种学校和学校之间学生的流通,本身就体现了一种现在无法企及的学术自由。

套用经济学的术语,“民主”和“自由”是大学宏观上所必须具备的条件,是一个大学发展努力的准则与方向。那么在微观上呢?一个大学应该如何去教育学生,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学术氛围才是真正有益于学生的发展和学术的进步?

在武汉大学读书时曾经听过这样一个讲座——讲述老武大的故事,八十多岁的老校友与我们这些小字辈共聚一堂,追忆那个年代的武汉大学。学数学的学生作文老师竟然是叶圣陶,而且每篇文章叶老必定认真批阅,修改,甚至于单独找学生聊天,力求文章的完美。每当武汉大学的两大戏剧社在司门口搭台唱戏必定场场爆满,活动经费通过自己的演出就可以做到绰绰有余。英文老师必定是几乎不会讲中文的外国人,因为这样才能保证口语的纯正。八十多岁的老校友唱起京剧来依然有板有眼,说起英语来仍然地道流利。一位校友讲,每当飞机来轰炸他们往防空洞跑时,都会进行英语单词接龙。这种对英语学习的热爱,恐怕是今天考GRE的学生也没有的吧,那是真正意义上“玩命”学习的态度。当时的武汉大学一届学生三百多人,能毕业的每年也就是一百多人。在专业教育上,没有一点点私情和颜面可言,考试不及格就等于留级,撑不下去就退学。严厉的淘汰制度使很多人望而却步,但却保证了学生的绝对精英。

这是怎样的一种教育今天的我们无法想象,可是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启示。真正的精英教育,不是单纯的素质教育,不是单纯的学术教育,而是素质教育和学术教育的结合。很悲哀的看到,今天的很多大学已经把素质教育提到了一个太高太高的高度,以至于忽视了专业教育。为了素质教育缩短专业课的学时和课程,是不明智也不理性的。那么素质教育又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呢?我曾经做过一个很简单的试验:请你说出中国所有的省,市,自治区的名称和省会。很不幸,我调查的八个毕业于重点大学的学生中,无论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没有一个说完全的,虽然开始大家都很不屑这个看似简单的题目。

其实邹老师在高级研究中心所走的就是这样一条学术加素质的路线。我们所学习的有世界上最高深的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计量经济学,金融学,也有西方文化,西方哲学史,中国文化,老子与庄子。学习是艰苦的,也是开心的。虽然可以说自己是IAS最水货的学生,回想起来,我从来都觉得自己大学的四年没有虚度,是人生的巨大进步和提高。没有所谓的精英是可以不努力达到的,精英教育本身就意味着付出和汗水。如果你不是天才而你又想成为精英,对不起,你必须努力,其实是很简单的道理。

写到这里我的看法基本上是谈完了,虽然不幸地看到有很多的大学离民主和自由的道路,离学术加素质的教育渐行渐远。当一个大学失去民主和自由,代之以独裁和专制(建立在表面的“民主”之上),这所大学的未来无疑是黑暗的。专业是重要的,素质也是重要的,真正想进行精英教育的大学们,就不要厚此薄彼了吧。

 

 

?我喜欢什么样的大学,教授和学术氛围?征文稿件二

 

我喜欢什么样的大学,教授和学术氛围[1]

认真但不能太认真,应适时而止;

看透岂可以全看透,须有所作为。——张培刚

 

作者:王鹏  西南财经大学

 

    站在大四(大学四年级)回望着四年,你会发现这四年是你心智成熟的四年,是你知识急剧增长的四年,是你学会了用自己特有的方法独立解决问题应对社会的四年,也是你迄今为止,生命中过的最快的四年。

在这里,你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人文素养,什么是高级知识分子,什么是学术。你一直向往的是去一所综合性大学,可阴差阳错的你进了一所财经类大学,这里的学科很单一,虽然号称经、管、法、文、理、工多学科,可你四年以来发现所有院系的同学都在看萨缪尔森、曼昆,都在考CPA,文学院的学生不谈李杜、苏黄,工学院的学生不进实验室,而数学系的学生也就比你多学了一本数学分析,也就法学院的学生有时会谈谈洛克、孟德斯鸠、哈耶克,可他们心怡的依然是金融法、反垄断法、市场失灵、法治进入;然而,也就是在这里你知道了科学原来分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学科,而且你很幸运的学习着现在最为惹眼的社会科学。

你总是试图把你的学科和形而上联系,可财政、金融、会计、财务管理、保险,即使在它们后面加个“学”字,听起来也只像“术”而非“道”。在略喜又极度失落的心态下,你在做好功课之余,读波普尔、罗素、维特根斯坦、哈耶克、冯友兰、胡适、钱穆、黄仁宇、陈寅恪、贾平凹、苏轼、司马迁、苏珊·桑塔格、李泽厚......你在财政理论课上和老师谈布坎南的宪政理论,在别人都把任选课选成CPA实务、项目管理时,你却选了中国通史、世界通史、论语孟子解析、心理语言学。在本科教学评估时,你在院刊痛陈人文素养与科学精神的失落,被斥为不合时宜,你感到极度的孤独与无助;在党代会上,你力倡加强人文素养、科学精神、基础理论教育,被校方在以后的教学计划中采纳,你又略略感到欣慰,看到希望。

你在中学时一直梦想着在宁静的大学校园中,和老教授漫步其中,谈经论道,可你大学四年发现,大学中充斥更多的是名车美女,老教授们更多的不是在林荫道上见到,而是在高高的主席台上匆匆瞥见,讲台上的老师,要么拿着发黄的讲义让你昏昏欲睡,要么在摆(四川方言,指闲聊)他给某某公司老总讲课,搞得像明星代言了某知名商品。2004年,你知道了有一个教授叫邹恒甫。当时,你只知道他是中国最低调的经济学家。随着对他的不断了解,你羡慕他能被哈佛录取,你惊叹他精通现代经济学,通晓历史、诗歌、心理学,通晓那么多种语言,你钦佩他嬉笑怒骂,直率敢言。在中国通史课上,你认识了憨态可掬的袁定基老师,他让你看到五十多岁的老人可以和我们年轻人一样打扮而且那么的亲和,他在课堂上学着武王伐纣时宣读檄文时的生动,他告诉你九寨沟沟口的芦苇不要只看到好看,那是沙漠化的标志。在百家讲坛,你认识了易中天老师,你惊叹他宽博的人文素养,他深厚的交叉学科知识,他生动诙谐的讲课方式。你知道了人性可以通过文化来讲,文化可以通过历史来讲,历史可以通过人物来讲,人物可以通过故事来讲。你知道了学问也可以俯首皆是,也可以于无字句处读书。

曾经许多次在梦中,你和许多人谈经论道,为某个学术命题大家争得面红耳赤,可醒来发现同学们要么在俯首啃读CPA,要么在谈论今天下午的股票模拟市场。学校的科创大赛,大家想拿到的不是对某个课题的深入研究,而是那几百元的课题经费。呜呼,哀哉!可幸的是在你即将离开校园的时候,学校请来了“海归”,成立了独立建制的经管院,他们的每周读书会倒成了你临近毕业的热爱,你们在会上痛快的谈着读书的心得,谁说读书人只有枯灯黄卷?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大学的四年真的像弹指一挥。回过头来,你发现大学有过那么多的不如意,而你对他又有那么多的梦想,可无论如何它都构成了你生命中最辉煌的一段。你有时在想是不是思想的二分法在作祟,“实然”和“应然”,到底是不是这样?



 

?我喜欢什么样的大学,教授和学术氛围?征文稿件三

 

我理想中的大学

 

作者:沉月(布鲁塞尔) 

 

我理想中的大学是有学术精神,少政治伎俩的大学。有大师才有精神,学术精神的塑造很不容易,但是摧毁这种精神确实举手之劳,只要我们的官老爷一个运动,一个调整,把政治流氓塞进学院,发号施令,学术精神焉存?!张鸣事件、邹恒甫事件说白了就是政治伎俩操纵学术精神,媒体天天嚷弱势群体,殊不知我们的教授先生也是弱势群体。发生了事情,学校闷声大发财,卑劣者云,不开除你就很好了,有什么好说的。似乎我们教授都是学校的奴才,不听话就用钱来收拾你,断你的活路。可是我们没有进一步想象,如果国家和社会群体之间仅仅是一种金钱利益的交换关系,这跟马基雅维利笔下的雇佣军有什么区别?雇佣军不光会背叛你,还会把你杀死。夫如是,国家的认同感何在?政治合法性能建立起来吗?两个事件说明一个问题:教授是弱势群体,行政才是学校的大爷!教授是明智的,行政是昏庸的。

我理想中的大学是教授为本的大学。教授是学校的主人,学生就是学生,没有什么资格来评论一个老师的人品和教学。如果学生比老师都厉害,那么要大学教授干什么,你来教自己的老师的得了。假民主,实控制,上面行政人员(本来是为教学服务的)天天给你念经(每周四都要政治学习),下面一批小毛孩子天天给你打分,评价你的好坏。天呢,学校的主人是谁?天真地孩子不过是被利用控制的工具罢了。最恐怖的是,一部份学生还隶属于学校有关部门的领导,向学校部门汇报教师上课是否反党。学术自由,言论自由焉在?一个人吃饱了撑的,干点人事不行?不行,要不然他们怎么生存啊。思想审判官,以为自己真理在手,实际上无知之至。你都能知道哪个老师的发言有政治问题,当然可以像文革时期那样,小报告不断,要是得罪了你还有好日子啊?少一些思想警察,多让学术独立,教授自治,才是正道。有监督别人的功夫,还不如听听戏,忘了现在都没有戏了,那你可以回家看着自己的夫人呢,向夫人汇报思想政治工作吧!

我理想中的大学能够培养出有心智的精英。同一位法学院的博士研究生谈论阿伦特关于极权主义的论述,这位大小姐,咧嘴一笑:一党专政有什么不好!我当时就晕了,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对了,这位女博士乃是名校研究人权的博士研究生。一位公共管理学院的博士大姐,说你们从事政治学研究有什么用,又不能赚钱,而且你们从事文革、右派这些老掉牙的事情的研究有什么用,不是给我们国家抹黑吗?博士小姐意思是知识就是要赚钱,全民都炒股,大学生都学习经济学,什么哲学、政治学、历史学都是垃圾。对于我这个从事政治思想史研究的学生来说,除了感觉无知之外,莫名其妙!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要有民族文化精神一脉相承的。没有精神的精英,才是一个社会的灾难。学术实际上在这些精英眼里,都化约为金钱的交换,所谓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嘛!循着这个逻辑,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国度,有着崇高共产主义理想的国家,现在堕落到居然要提倡所谓“八荣八耻”的地步。想象是对我们礼仪之邦的多大讽刺!教育的产品的失败,是最大的失败!

教授治校,学术独立,思想自由,这就是我的诉求!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大学,我喜欢的大学!

 
 
 

李朝曙和魏甫华发起«我喜欢什么样的大学,教授和学术氛围»征文,赢下学年奖学金。

主办单位:搜狐博客 邹恒甫博客

征文时间:8月1日-10月9日 10月10日公布获奖名单

征文对象:在校大学生、(硕、博)研究生;

征文要求:字数不限、褒贬不限、题材不限、文体不限、注重事例、兼顾点评、贴近真实、弘扬价值;考虑到写作的身份,可署笔名、也可以真名,但必须留下手机与e-mail联系方式.

 

征文评奖:由李朝曙,魏甫华和叶楚华征集及广大网友建议评选意见定出入围名单,推荐给邹恒甫教授和丁学良教授,定出一等奖一人、二等奖两人、三等奖三人、组织奖三人.

奖金总额还是一万元.

征文请发到李朝曙邮箱lizhaoshu@163.com,投稿如有问题也可咨询李朝曙qq:84150217.

Have a great summer!

李朝曙 魏甫华 叶楚华 丁学良 邹恒甫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